破解版免费直播盒

“年岁累积,有一天我意识到,我在中国度过的时间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地方都多……这里是我自1984年首次造访便深爱的地方,也是我今年离开之后会依然眷恋的地方。”近日,被中方取消了驻华资格的美国记者张彦(Ian Johnson)在《纽约时报》发表长文,在文中怀念着在中国生活的点滴岁月,表达了对被迫离开中国的依依不舍。而他并没有因为被“驱逐”而对中国政府心生怨恨,而是明确地指出,造成这一切的正是特朗普政府。

张彦1984年在北京大学交换时的学生证。(来源:张彦个人网站)

“这些驱逐是美国政策的直接结果,”张彦指出,今年3月,特朗普政府将约60名中国记者驱逐出美国,而中方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制,给包括自己在内的十几名美国记者下了“逐客令”。张彦认为,特朗普政府此举的主要目标与对抗中国无关,真正目的是“欺骗美国选民,让他们认为中国要对新冠肺炎疫情和因此带来的经济衰退负责,”从而赢得今年秋季的总统大选。如果驱逐中国记者的行为能够伤害到偏向于民主党的《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就更好了。

而张彦,正是《纽约时报》的驻华记者,他此前曾在中国断断续续地生活近20年。今年3月13日,在美国疫情还未大规模暴发时,他便在《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文章《中国为西方争取了时间,西方却白白浪费了》,斥责西方国家不吸取中国的经验教训,错过了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的最佳时机。这篇文章当时在中国引发热议,当在美国似乎却没兴起什么波澜,结果很快一语成谶,美国成为了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没有之一。

不过根据张彦这两篇文章的描述,他本人可能已经在3月初离开了中国,并称“未来将在英国伦敦生活”,所以与其说是被“驱逐”,更准确的说法可能是“离开”了。而中美双方针对新闻机构的制裁与反制,比他在文章中描述的要复杂的多。

让我们一起回顾一下这条时间线:

当地时间2月18日,美国将新华社、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在美国的发行机构作为“外国使团”列管;

2月19日,中国宣布驱逐《华尔街日报》的3名记者,原因是该媒体在2月3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严重辱华,并且至今仍未道歉;

3月2日,美国宣布对列管的5家媒体中国籍员工数量采取限制措施,变相驱逐约60名中国媒体记者,要求他们在3月13日前离境;

3月18日,中方宣布,针对美国政府近些年对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和人员的正常新闻报道活动的打压行为,中方将采取三大措施予以反制,包括取消部分美国记者的记者证。但中方同时表示,考虑到疫情原因,会灵活处理美国记者的离境问题,更加合理,更具有人道主义精神,但美方当时并没有给予中国记者类似的措施;

5月8日,美国发布一份《外国新闻媒体代表进入美国的许可和延长逗留时间》的新规定,计划针对中国媒体记者收紧签证政策,限制入境停留时间为90天;

6月21日,美国再次将中国中央电视台、中国新闻社、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驻美机构作为“外国使团”列管;

7月1日,中方要求美国联合通讯社(AP)、美国国际合众社(UPI)、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7日内向中方申报在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财务、经营、所拥有不动产信息等书面材料。“需要指出的是,中方上述措施完全是对美方无理打压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被迫进行的必要对等反制,完全是正当防卫。”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

从这个时间表看出来,美国对中国媒体的限制越来越多,中国在做了最大限度克制后予以反制。事实上,2013至2019年,被中国拒签或取消资格的外国记者共有9人,但仅2019年便有21名中国记者被美国大使馆拒签;中国驻美新闻机构共有9家,而美国驻中国新闻机构有29家;中国给予美国记者5年多次签证,而美国只给中国记者单次签证,面签过程中往往还要百般刁难……

今年美国多项民调显示,其国内公众的对华敌意情绪达到中美建交以来的最高点。而美国在这种背景下继续打压中国驻美媒体机构,其结果必然会进一步加深双方民众对彼此的不信任感,给中美关系的未来蒙上阴影。

“务实的接触比盲目对抗更有成效”(pragmatic engagement would be more productive than blind confrontation),这位资深驻华记者写到。但特朗普政府能听到和认真思考这些肺腑之言吗?大概率是不会的吧。

(作者:关山度 责编:JOEY)

破解版免费直播盒

标签: